《他乡的童年》:令人羡慕还是看上去很美?开


时间: 2019-10-08

  一部叫《他乡的童年》的纪录片,在互联网上有极高的热度,豆瓣评分也非常理想,高达9.2分。该片的导演是周轶君,历任新华社驻巴以地区记者,凤凰卫视资深国际记者,多次深入中东战地一线。不过,更多人认识周轶君是通过《锵锵行天下》和《圆桌派》。

  在《他乡的童年》中,周轶君走访芬兰、日本、印度、以色列及英国等五个国家,最后回到中国,踏上一趟关于教育哲学的思考之旅。该纪录片引发热议,主要是其他国家的教育模式,给国内观众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原来教育还可以这样。

  不少人也由此展开对国内教育的反思。为什么我们的教育不是那样?“他乡的教育”可直接移植吗?

  《他乡的童年》第一站,来到日本。虽然日本是我们的邻国,但公众对于日本幼儿教育的认知,还是比较陌生;日本幼儿教育的很多举措,与国内也有很大不同。

  比如,日本幼儿园有晨练。开园前,老师会把细沙细致地撒在操场上,孩子们一大早来到学校后,便光着脚在地上跑、跳、爬、玩,四季皆然。校长认为,“早晨的时间是尤为重要,应当充分利用这段时间,调整自己身体的节奏,去发散燃烧自己的能量,感受身体中的生命的苏醒,是身体教育的一部分,让他们度过一天中最棒的时段。”这同时也可磨炼孩子的意志。

  日本教育的许多小细节,都在培养孩子的整体协同感、严谨认真的做事态度,以及不能给别人添麻烦的意识。像孩子从小就集体练习坐姿,练习发声方式;孩子们都是独立吃饭,整理餐具;教室的推拉门特别设计成无法让孩子一次性关上,必须关第二次,让孩子们意识到,门若未关好会使人受冻,要时时考虑到别人的感受;教师不会因为孩子小,就采取特别慢的教学方式,相反,节奏非常快,其目的不是传授知识,而是让孩子拥有一种饱满、积极的感觉……

  《他乡的童年》第四站来到英国。有意思的是,该集一开始采访了几个年轻的中国爸妈,他们趁着假期带孩子来考察英国幼儿园。他们是这样看待英国教育的,“在什么场合穿什么衣服。”“英国人注重礼仪礼节”“喜欢绅士文化,希望孩子学到一点英国口音。”

  纪录片打破了这些刻板印象。英国的精英教育,并不是穿着、口音等这些表面上的东西,精英学校给孩子们上课的内容,包括体育、马术、艺术、戏剧、读诗等等,着重培养孩子的集体合作意识、自信感、创造力、想象力和感受力。

  当然,“精英”和“绅士”也非部分中国家长们想象的那样,只是一种“范儿”。精英的一个重要的体现是,全面参与社会的责任感与意识。因此,学校会让孩子们在课堂上自由设计帮助残疾人的方案,班级墙壁上贴满了“艺术是什么?”“自由是什么?”等高深之问让学生保持宏观思考。周轶君准确总结道,“英国精英教育的精华,在于专业课程之外,广泛的兴趣爱好,在于让学生变成一个有趣的人,充满好奇的人,做一个体魄强健,富有社会责任感的个体。”

  不过,《他乡的童年》最令人羡慕、讨论度最广的,当属芬兰的教育。芬兰是一个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网络(SDSN)发布的2019年《世界幸福感报告》,芬兰连续第二年蝉联全球最幸福国家。而芬兰的教育,也一直被视为典范。

  芬兰教育的秘密是什么?纪录片为了揭示了几个关键词:平等,自由,积极教育。

  因为是高福利国家,各行各业收入差距不大,芬兰的贫富差距很小,整个社会最重视的,就是平等。9岁的孩子告诉周轶君,“有一份工作,一个妻子,有点钱儿”就是成功,“没有人是最好的”。

  平等也体现在教育中——学校与学校之间的资源是平等的、师源是平等的、生源也是平等的,就像采访中芬兰人说的,“芬兰最好的学校是哪一所?最近的一所。”师生关系是平等的,孩子们可以自由穿着,上课时可以躺着、站在、坐着。

  师生都拥有充分的自由。教师可以自由选择授课方法,没有考核,没有竞争,定期涨工资。学生也是自由的,比如教师会带孩子到森林中,给孩子发色卡,让他们根据颜色去森林里寻找不同的东西,自己给植物命名,没有什么标准答案。孩子可以尽情去追求他们的兴趣,去成为他想成为的人。

  学校给孩子的都是积极教育。直到小学四年级了,孩子们都没有应试考试,避免任何形式的竞争;即便孩子数学、科学、艺术等都不擅长,教师依旧会鼓励他们发现自身的力量,可能是为人公正、有创造力、雄心,或者很善良。

  纪录片中,周轶君一度感动落泪,老师带着孩子去康复中心,让孩子和老人一起作画,不是比较谁画得更好,而是让每个人观察对方,开奖现场,自由作画。自称不会作画的周轶君第一次观察别人,为别人作画,知道邻座的老太太从未学过作画,几十年来仅仅因为热爱而坚持着,周轶君落下眼泪——我们的教育充斥着“否定”,而忘却了,学习不只有目的,它可以仅仅是一种纯粹的、可以慰藉心灵的热爱。周轶君说:我终于明白,为了你的生活而学习,是什么意思。

  看到幸福的“他乡的童年”,国内的观众不免有一种“外国的月亮比较圆”的直观感受,或许还掺杂着一点怒其不争的感叹:为什么别人的教育那么好,我们的教育却是教师不快乐、家长不快乐、孩子不快乐?

  并不尽然。纪录片也如实记录了日本集体主义教育观念的弊端,比如孩子的个性被抹除,个体特征被压抑,校园霸凌的频发。片中,周轶君采访了一个叫“流泪教育”的组织,其目的是鼓励日本的师生学会哭,学会释放自我。集体与自我、规矩与个性之间如何实现均衡?日本教育也没有找到比较好的平衡点。

  而英国的精英学校,基本都存在着学费昂贵、入学门槛极高等问题。公立学校与私立学校之间有着很深的鸿沟,阶层固化导致教育分化,而教育分化又进一步加深了阶层固化。在电影《死亡诗社》里,我们可以看到精英教育与应试教育千丝万缕的关系(英国的补课产业也非常发达);纪录片《人生七年》里,我们也可以看到教育分化导致了阶层流动的困难。

  至于芬兰,因为纪录片的呈现时间只有50分钟,所以它主要抓取的是芬兰教育最好的那一面。对于我们来说,“取之所长”还需考虑两个问题:一,是否有落地的可能?二,芬兰教育是否臻于完美?

  先看第一个问题。芬兰教育如此之好,为何欧美发达国家不普遍借鉴,为什么不直接“拿来主义”?这涉及到的,就是我们常说的“国情”。

  芬兰国土面积33.8万平方公里,比云南省小一点,人口550万,跟中国上海浦东新区的人口差不多。可以说,芬兰是典型的“小国寡民”,国土面积不大,人口不多,容易治理。

  芬兰也是非常典型的福利国家,税收虽重,但福利极好。纪录片中有讲到,芬兰孩子生下来,家庭就能收到一个政府发放的育婴百宝箱,2019年的育儿百宝箱,里面有63种物品;孩子进学校,有免费午餐;有孩子的家长,可以等待孩子3岁才继续工作,拿的是全薪……也因为福利极好,个体之间没什么竞争,社会公平,人的心态也非常平和。

  因此,芬兰高福利、高公平、低竞争背后,是“小国寡民”,是高达50%的税收,是财政的富足。而这样的条件,绝大多数国家都不具备。

  比如咱们中国。中国的国土面积是芬兰的30倍,中国有近14亿人口,是芬兰的250倍;与芬兰人口少、资源丰富不同,中国的国情是人口众多,人均资源不足,并且因为中国幅员辽阔,地区之间差距很大。二者之间的治理难度,有天壤之别。

  并且,中国如此众多人口,如此有限的资源,断然没有办法像芬兰那样,无论一个孩子学习怎么样,哪怕未来无业,财政都可以保证他不错的生活。对于中国来说,最公平的资源分配方式,就是公平竞争、多劳多得、鼓励人人创造资源。比如教育资源就那么多,最好的大学就那么几所,该分配给谁?只能通过高考这一虽不够完美却是“最不坏”的途径来实现。你可以说出考试的一千个不好,但要找到一个比它更适合国情、更合理的考核方式,很抱歉,暂时没有。

  教育不总是田园牧歌、理想国和乌托邦,它无法独立于现实而存在,就像人无法揪着自己的脑袋离开地球。自怨自艾、自暴自弃,是没有意义的。

  纪录片限于时长,没有办法面面俱到地呈现。比如说,国民享受高福利了,那财政的钱从哪里来?芬兰属于外向型经济,经济对外依存度较高。2008年金融危机后,欧洲不少国家陷入泥淖,像希腊还破产了,芬兰也陷入了经济衰退,财政赤字加剧。像近两三来,囿于经济衰退,芬兰政府不断削减福利,导致较贫困家庭比例增加,相当数量的儿童生活状况堪忧。

  另一方面,缺乏竞争,创造力从哪里来?芬兰的诺基亚、游戏《愤怒的小鸟》都为世界所熟知,不过当前它们也都在竞争中“落败”了。创富图库889999萍乡市安源区农业农村局开展国庆,《他乡的童年》采访的一位校长也对此表示担忧,他觉得现在芬兰的孩子生活太容易了,看电视、玩游戏,已经丧失了芬兰曾有的西苏精神——芬兰曾经历过残酷的战争,西苏精神指涉的是一种逆境中坚韧不拔、不畏艰辛的拼搏精神。很难想象,“保姆国家”与西苏精神能够并行不悖。

  活字文化拟出版一本《破解神话:还原真实的芬兰教育》,作者文德是芬兰赫尔辛基大学教师教育学部教授。书籍未面世,但通过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程方平所撰写的序言,我们可以了解这本书的大概。简单地说,这本书是拆解芬兰神话,揭示了一些值得关注、却始终被忽略的芬兰教育问题与危机。比如私立学校已经出现(已有80所);为表现教学水平、向他国输出模式而出现“表演课”(很多课程带有表演性质);教学重点不明;学生不听讲、玩手机、放任自流的现象屡见不鲜;高中阶段的激烈竞争和简单化的精英主义正在销蚀先前的教育成果;在TIMSS和PIRLS等类似PISA 的基于样本的标准化评估中成绩也不尽如人意……

  程方平转引了文德的担忧,“在许多报告中,我不仅感受到了某种自负、民族中心主义,而且还感受到质疑精神的缺失,甚至是令人担忧的盲目附和——不仅为我的芬兰同事、朋友担忧,也为外国的同行担忧。”

  揭开了“他乡的童年”不够完美的另一面,当然不是以“国情论”来掩盖自身存在的问题,也不是一种“比坏逻辑”——别人还不够完美,所以我们的不完美也是理所当然的。本文希望传递这样一种观念:看到他人所长时,反思自身的缺陷与不足,但也珍视自身的价值,不妄自菲薄,不盲目效仿;看到他人有不足时,三倍原价拿下转播权 腾讯续约NBA争夺体育流量顶,不幸灾乐祸或沾沾自喜,而是检讨该如何避免重蹈覆辙。

  因此,《他乡的童年》的目的,不是抬高他人、贬低自己,而是拓宽我们的视野,让我们看到教育的其他可能,并思考是否能够能我所用。

  不必讳言,虽然日本、芬兰、英国等国家的基础教育存在一些不足,却都有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而其实,这些值得借鉴的理念,也根植于中国博大精神的教育思想体系里,甚至不少最早起源于中国,比如因材施教、教学相长、有教无类、学思结合、知行合一,等等。而这些国家的教育体系,充分践行了这些理念。像日本校长引用孟子的话说,“不为也,非不能也”;芬兰《愤怒的小鸟》创始人之彼得说芬兰人崇尚孔子的“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了乐之者”,不是教师教,而是孩子学。

  这些启示我们思考的是:该如何缩短教育理念“知”与“行”之间的差距?虽然囿于国情,许多措施不能生硬照搬,但有一些并不需要什么物质成本的正确理念,我们为何就做不到呢?比如像日本,不让孩子成为“温室里的花朵”,多接触自然,多进行锻炼;比如像芬兰,不轻易否定孩子的每一个爱好,不让教师疲于应对种种考核和表格;比如像英国,让孩子与体育、艺术有更多的接触……

  《他乡的童年》不仅仅是向公众呈现了芬兰、英国等发达国家的教育模式,纪录片的第三站来到了印度——一个与中国同样属于发展中国家,并且在近二三十年与中国一样迎来高速发展的国家。印度的存在,对于《他乡的童年》的立场也是一种极好的平衡:不只展现完美,也展现瑕疵。

  印度存在着发展中国家普遍存在的教育问题:教育资源不足、教育分化、应试教育等等。像周轶君在拍摄印度这一集时,也感叹道,“他们分工合作的方式低效得出奇,整个旅程仿佛一个中国人在当地进行就业再培训”“印度拍摄的终点,跟我同行的女孩说:‘经此一程,人生再无难事。’”但周轶君感兴趣的是,为何看上去贫穷、乱糟糟的印度,却产生了如此多的高管?比如在世界500强跨国公司里,印度裔高管的人数多、比例高,他们当中很多人并非移二代,而是出身印度平民家庭,在印度成长和接受教育的。

  纪录片为观众介绍了印度一个非常特别的思维方式,叫“Jugaad”,就是寻找临时替代方案。印度人特别擅长在混乱中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纪录片中,一个成功的印度企业家还谈到,“中国人很擅长‘完成’事情,不像印度人,能言善辩,不羞于表达意见,即使这些意见只考虑了一半,印度人不会等待自己有了完美的想法,才会去做,而是在做的过程中完善它。”或许这两种思维方式的差别,就是员工和老板的差别。

  而哪怕是一些很贫困的地区,也有一些个体在努力,比如让孩子用上电脑,倡导让学生获得自主学习的能力;比如“穷折腾”,让穷人孩子也有玩具、也能放飞想象力。周轶君最后总结道,“印度是混乱的,也是多姿多彩的。印度的教育并不是作为一个整体令人称道,而是在混乱与落后中,总有个体在努力在改变,个体之间相互启发相互影响,这成就了社会的动力与希望。”

  由此可见,虽然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在很大程度上也影响着一个国家的教育水平;但即便是不发达国家,只要结合本国经验和实际,不断探索,也能找寻到适合自身、充满潜力、利国利民的教育模式。教育的进步,能够促进人的进步,进而促进社会与国家的进步。

 
 
 

               
    友情链接:
    www.558066.com,六合王中王,三中三,三中三公式破解,周公解码网三中三,一码三中三验证公开,全球免费三中三公开,规律三中三独平公式。
跑狗玄机图| 白小姐资料| 香港正版四不像彩图| 彩富网19cf| www.48234.com| www.32109.com| 香港赛马会开奖| 9911小鱼儿主页玄机| www.118tan.com| 本港台现场报码开奖66| www.qntk.com| 本港台现场直播开奖结果|